2007/08/15

內觀漩渦

這半個月都不在家裡,脫離了文明生活半個月,一回到家摸到電腦還真不太習慣。

內觀,是一個透過隱世十一天,過著非常規律又守戒律的生活。每天早上四點起床,從四點半靜坐到六點半。六點半吃早餐,八點又開始坐到十一點,十一點吃中餐,休息到一點半。

一點半到五點又繼續坐,五點其實新生還可以吃糙米糊(相信我...那很索然無味),舊生只能喝檸檬水,六點又繼續坐到九點,九點半熄燈睡覺。

我只能說,這比當兵還像當兵。

但真的去了之後有很深的感觸,去那邊除了一天坐很久之外,其他其實都很好。因為,去那邊就只是觀察,觀察自己的呼吸,觀察自己的感覺。有時候腿盤著很痛,但是妳也只能像個外科醫生一樣,
看著自己的痛說:「噢!這就是痛啊。」然後不能對他有所起心動念,感覺的舒適快意的感覺也不能貪求,過著心如止水般的生活,也許是另一種的自我放逐吧。

不過,其實說到自己,我在那邊一開始,其實很軟弱。去的前兩天就大哭,不過你也只能自己靜靜的哭,不然也許會嚇死旁邊的人吧。我哭,是因為我自己發現我這樣真的是一種自我放逐,
來到這邊人生地不熟,不能講話,離家好遠(雖然只是台中)。那是一種精神上的分離,你不能透過現代科技去跟家人聯繫,維持心中那樣的思念。突然發現,人無法離群索居,因為那是一種驚人的孤獨,好像坐牢一樣。

另一個感觸是,在那邊,其實我平常沒有盤腿坐的習慣,因此,在那邊一坐要十二個小時,其實我很吃不消。更重要的是,一開始我盤坐不得其法,所以常常都痛的受不了。但這個時候我就會覺得,連自己都控制不了、瞭解不了,你還能強求什麼去瞭解別人領導別人呢?

在那邊,你坐到後面,會感覺到全身就是一團熱跟震動,好像發現自己的軀體已經消失,然後真的發現自己的微渺與不存在。突然有種感覺,人存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是為了什麼?就像我自己離開台北十多天,但是,世界缺少了我還是繼續正常運轉。每個人都是可取代的,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不可或缺的。

但後來又想著人存在的意義究竟為何呢?也許是宛如存在主義所言,因為你會思考、妳會做選擇
存在的意義由此應運而生。別人對我有個看法,認為我好像不應該把自己想得那麼偉大,以為我可以改變全世界,可以去用自己的力量BETTER THE WORLD。但是,其實我去禪修後我也有很深刻的體悟。沒錯,我的力量真的太渺小了,我連自己都改變不了,我以何改變別人呢?

也許我仍保有慈悲悲憫之心,但是,真正要去改變一個人的性情與思想,也僅有每個人自身才有辦法改變。或許有了這樣的體悟,我的自以為是的愛心,就不會再這樣氾濫了。

前兩天去醫院照顧我伯父,晚上護士小姐來換藥,我悶的發慌,就跟護士閒聊。言談中得知,他也才長我兩歲,是護專畢業,從去年才從南部上來服務。其實金山是個沒什麼發展的地方,所以如果真的想要有好的生活,待在鄉下地方真的沒什麼好。

但我就問他,難道他不想去大醫院嗎?他答的也真誠,他朋友介紹他來的時候,看到這裡有山又有海嚇了一跳,環境很好。而且患者少,可以都互相認識,仔細照顧。到了大醫院,每天只能趕趕趕,又有僵化的制度,而且又不可能真的認識每一個患者,很沒有人情味。

我又問到說,那這邊有護理長的設置嗎?因為看起來一班只有三個護士,人少的可憐,其實工作也很吃緊。他倒也說的有趣,她說有護理長、然後是組長、再來就像是我這種平民,我喜歡當平民。聽了我心中一怔,是啊!沒有他們,那這些眾多的病人該怎麼辦?

我已經太習慣去當領頭的人了,雖然偶爾會當被領導的人,但我覺得還是知道太少了,對於那種被領導、苦幹實幹的感覺。

隔天下午,我帶我伯父到樓下坐坐、透透氣,看到一個阿嬤走來走去。突然問了一個開車的小姐去哪,好像是想要搭便車回到街上,不過那個小姐不同路就沒能搭上。後來又走了一回,看到一個阿伯出來,他就問「可以坐一下嗎?」然後阿伯機車就牽出來,阿嬷坐上車就走了。

我還沒意會過來這整件事情是怎麼發生,人就不見了。喔...或許,我這樣就明白了為什麼那個護士喜歡鄉下地方了:)

2 則留言:

bubble4cat 提到...

原來你跑去隱居了
我還在想怎麼都沒有你的消息呢

等你再度適應文明生活時,
能不能找個時間上msn
和你在美國的老朋友聊聊呢?

misty 提到...

後來沒能跟你去,原因也似乎有點忘記。
大概是因為很想回家,或者是因為時機未到XD
不過在你出發的那天,我去參加了藝術治療工作坊,
雖然有點讓我小小的失望了一下,可是也有別的心得。
很妙吧?
我們約寒假去內觀吧,假如那時候不是忙的要死無暇自顧的話
XD
反正考完研究所也能去的吧?
哈哈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