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07/20

凝望

台北有神社?而且近在咫尺?

幾天前,一早被高中的老朋友電話聲吵醒,說是要去文山區公所抽籤,抽當兵的兵種。我一口答應,一個是上次晃點人家,另一個是我自己沒抽過,想說順便去看看抽籤的盛況。

到了抽籤會場,先是將專科兵種抽完,再來就是進入一般所謂「大頭兵」的抽籤。話說這次有陸軍73隻籤、海軍陸戰隊9隻,當我還在研究海軍陸戰隊是怎麼回事的時候,我就聽到唱名「XXX海軍陸戰隊七號」。

我的天!他的心情應該會感到相當的忐忑與驚恐吧...

待我同學出來後,結果最忐忑的是我,因為他問我怎麼到現在還沒去抽籤。我一想,對耶!那我該不會某一天會因為妨礙兵役就被憲兵抓走了吧。

出區公所後,他帶我去看一個東西,就在區公所旁邊。就是這個忠魂碑。此碑原來是豎立在景美溪畔更寮山上,因該地要建加油站,故將石碑移到區公所旁公園中,而今石碑已用水泥封住,從前所刻碑文,皆已不存。

1895年,日人領臺。1895年年底,北臺各路抗日義軍同時起義,合攻臺北城。文山地區義軍亦同時而起,襲殺日警數人,其中深坑死1人,木柵死6人。

這些日警遺體葬於深坑街,日人為他們在木柵、深坑兩地立忠魂碑作為紀念。乍聽之下,為何要為保存日人所造之碑?當年不是也造成不知多少台灣人民的傷亡,何須為此大做文章?

但是,人不可無史。無史就宛如人患了失憶症一般,自己過去的記憶都成了空白,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?我在大二的時候,因為地政系的課程需要,我親自走了一圈文山區,自己為對文山區的交通、教育、公共設施等配置都能信手拈來。但到今日才發現,這些文化歷史遺跡,我竟然一點記憶與瞭解都沒有去做,真是慨嘆。

曾幾何時我們已經忘了歷史對我們的重要,在當今不斷向前疾行的社會脈動中,不斷的向前衝。當猛然停下腳步,卻發現自己一無所有,若此時意識到悲哀,已是邁開腳步回顧自己歷史的開端。凡是不怕遲,只怕不願意有個開始。

結束在區公所的巡禮,向學校走去。途中他向我問到另一個畜魂碑所在之處,我聽他一講就知道是在永安街公車站前對面的巷子裡。我常常從那邊經過卻一點兒也沒有留意到,這張照片是他隔日去現場找到拍給我看的。

在文山區指南路1段14巷3號旁邊,豎立1座矮碑,名曰畜魂碑。上寫「昭和12年(1937)4月 日建立」。

據堀入憲二教授說日人興建屠宰場,常有設立「畜魂碑」此一習俗。仍是為了追念動物的犧牲、安息動物的英靈,並借此以安人心。

木柵的畜魂碑當地本是一屠宰場,日治時代殺豬業相當興盛,但「殺的最多也是心靈最不安」,故畜魂碑應運而生,無非是想求到心安。同時,畜魂碑也突顯早年臺灣民眾民胞物與的情懷,業者農曆每月初2、16都會前往祭拜,中元節更有盛大的普渡活動,以悼念動物為人類犧牲的人道精神。

飲水思源,是作人的根本,
人有別於動物,是因為感情較為豐富。對於有形無形的人事物都尊敬有情,
是台灣人的特性,曾幾何時台灣人失去純真的情感,現實勢利了開始,
早年木柵老街的豬寮,供應南台北的肉類食用,養活了不少人,
人們殺生是為了生存,對那些動物來說是無比的霸道,因此,人們立碑告慰動物靈魂,
並且在中元普渡祭拜,現在豬寮不在,人們也忘了當初立碑的意義,
畜魂碑就被搬到雜草叢生的路邊,人們不關心它的存在,沒人知道它的由來,
即使時代在如何改變,當年遭宰殺的生靈、立碑的意義依舊在那,

對此,走到車站牌,我又跑回碑前,深深一拜,想把碑的故事說給更多人聽;
更寮山的忠靈碑就更不用說了,歷史常是由勝利者來寫,客觀永遠是人在說,
多少歷史從來沒有機會被正視,身為在地人,應知在地事,不論光榮與否,
對國家盡忠,就算是敵人,也該於以正視,不過,那些為國犧牲的戰士,
怎麼連最後的歸宿:忠靈碑,都沒有辦法好好的紀念他們,
日本人說死者成佛,台灣人說死者為大,但好像又不是這麼一 回事啊,怪哉,
所以以上只是由感而發,應景講一下感概的話,總之關心文化資產是很有意思的,


上面是我同學後來寄照片給我時,信件裡的文字。文字樸實,卻也深深令人省思。

下午,臨時起意,聽他說台北有個地方是神社,我的好奇被激起,就跟他跳上搖搖晃晃的606。沿途經過圓山那段新生北路跟中山橋複雜立體交叉處,他急忙指給我看說,旁邊廢棄的石塊是舊中山橋的遺跡。

那時候2002年馬英九先生拆了以後,原本說要找地方恢復,因為中山橋是日治時期的建築,也算是古蹟,橋上的燈還有日式宮燈造型,但今天卻就這樣粗暴的處理。

在劍潭下了車,向回走看到兩隻石獅子,我正覺得天氣熱、意興闌珊,他卻已經熱切的開始問我這裡有什麼不對勁。我在那邊左看看、右看看,實在看不出什麼端倪來。
他就說,「注意看,一般的石獅子擺設都是男左女右,這邊的卻反了。而且,日式的石獅子會對看,台灣的不會。」

我只能說,以前歷史念得很開心,但卻只是用背的。沒有用觀察的方式去看這所有的東西,縱使古蹟就放在面前,卻一點感覺也沒有。今天這樣用一步一腳印的方式來走台北,別有風味。

告別劍潭前的石獅,又繼續向前走到劍潭捷運站對面的自來水園區,我同學一聲不響的突然溜上去,我只好趕緊跟上。走上步道後他才說,一般自來水園區的人不給上來,因為上面有點陰,怕出事。不過今天倒是滿順利的就溜上去了。

經過五分鐘的階梯,
突然眼前為之一亮。是個日式的建築,並且還有曝氣式淨水池。讓我這個喜歡看機械的人,開心得不得了。這邊是供應過往士林地區的用水過濾池,所以可以看到水閥跟控制室等設施。向旁邊一走,就來到今天的重點了。
太驚人了,「圓山水神社」。日式宮燈、一對對看的石獅子,台灣竟然還有這地方。

3 則留言:

bubble4cat 提到...

謝謝老師給的精采歷史課
我也不知道台北有這種東西
(為什麼沒有對看獅子的相片?)

找圓山獅子 提到...

西本願寺在中華路 長沙街口(往萬華方向) 在西門町的寶格利旅店再過去一點 那邊有解說牌 不過印像中因為大火燒掉了 只剩基作

philosophist 提到...

台北的神社遺蹟不只這兩座
1.西門町的天后宮,曾經為日本真土宗的弘法寺,可以從現在仍然保存有的日式地藏王菩薩&弘法大師像,一見端倪。
2.芝山岩,原為芝山岩神社,可以從日本神社固有的參拜步道觀察到一些跡。
3.陽明山公園,印象中好像有鳥居,自己google看看摟~~
4.劍青對面的劍潭公園,有一對石獅子,不過出處我就不知道了
5.指南宮的參拜步道??這個我想要考察很久了?請文山小王子解答一下
6.西門町好像有個西本願寺?不過不知道在哪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