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08/24

愛大聲說

一封朋友的簡訊上寫得妙,「忙得太瑣碎,不是多核心最好排程少一點。超頻易壞,開HT更慢;我沒什麼智慧指引,就把PDA交給我管。買台相機去拍照,回家吃飯寫網誌,創作治療你。」

這下養成我每天上來到垃圾的習慣,不過那比喻用的真是好,沒事自己想太多,自找麻煩嚕。

說話,是藝術。聽話,更是藝術。

去禪修十幾天後,在十天內都是保持「神聖的靜默」後,突然發現,可以聽到很多平常聽不到的東西。不是說那些東西不存在,而是,我們都習慣忽略他了。

晚上九點半熄燈睡覺,寮房裡真的是靜到連一根針掉下來都能聽到。這一點也不誇張,除了外面的青蛙、昆蟲合鳴的背景音樂以外,寮房裡天花板垂吊下來的風扇劃過空氣的聲音清晰可辨。哪個位子的人動了一根腳指頭,身體翻動了一下,一聲一響都逃不出耳朵靈敏的覺知。耳朵這下變成了靈敏的雲豹,想把所有的聲響,一個不漏的全部攫住。少了人聲嘈雜,連自己血液在身體的脈動,都是宛如澎湃海濤。

這篇「愛大聲說」,跟我的開頭圖片呼應。愛大聲說是閩南語的說法,就是,「要大聲說」。

那是一次去龜山島跟外籍生一同參訪的活動。但是,旁邊幫我拿大聲公的阿伯,才是主角。阿伯很可愛,是龜山島的先住民,國語講的不好,我們外籍生的國語也聽的不好。所以,我就只好肩負了閩南語轉英語(偶爾西班牙語)的任務。其實,大聲公的設計就是要讓大家能聽到講話者的內容。所以看他的「瓦數」如何,就知道他對抗人聲鼎沸的威力有多少,而聽話者,也同時要承受這樣莫名的聲音音量轟炸。

但是你知道嗎?
龜山島

安靜

除了遊客之外,連蟲鳴鳥叫聲也是靜悄悄的,偶爾有氣若游絲的聲響,但也不能辨明是哪兒發出來的。

那為什麼還是要大聲公?因為有人在聽話的同時也在講話啦。結果,你一言、我一語,大聲公吵,底下的人耳語被「干擾」,也就只好不甘示弱的「反擊」,這下好不熱鬧。原本,連大聲公也不必要用上的解說,這下恐怕是大聲公爆掉,也難以匹敵。說話容易,但要靜下來聽人家說話,不容易。要把說的話聽對更是要智慧,在這個言論自由的浪潮中。

「聽話」,不論是聽媽媽的話,還是孔夫子的話,讓全世界認真聽話,或是乖乖聽話 THIS IS FOR YOUR OWN GOOD,該學著怎麼去聽到話語中承載的

情‧意‧悲‧喜‧

讓全世界聽話也讓自己聽到自己說的話。

3 則留言:

bubble4cat 提到...

呵,寫網誌是個好習慣歐
我喜歡你朋友寫的那句話
"把PDA交給我管"
真的,你乾脆寄過來美國給我管好了,
這樣你才能真正停下忙碌的腳步,
享受生活!

fideism 提到...

基本上你要閒下來的機率是零~~
如果你不夠忙~~
就多寫點網誌吧 ^_^

提到...

This is for Your Own Good!!

感覺好像"小孩不笨"的媽媽又上身了

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