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07/21

落點分析

今年七月,正值考生考完成績公佈時分,我再一度的去了去年做過的落點分析的工讀。

落點分析,你說有意義嗎?我說某種程度上是的,讓你看看別人說的,來印證自己心裡想的。如果今天我分析的不是你心中的預設答案,或許你就給我一抹淺淺微笑,離去。再尋找下一家,「合我胃口」的落點分析。

其實落點分析可以是一種很科學性的過程,但他也可說是「補教業界」集體行動,可以因為補教業界的「集體吹捧」或「集體負面評價」,而使得某個特定的系所會有相當程度的成績漲跌。不過我也要講,這也非常態,但是只要有意去做,確實可能。

但在落點分析中,補教界所含括的學生恐怕佔了指考生的總人數二分之一強,因此如果他們的選填志願引導方式一致的話,他們可以造就相當精準的分發結果。因為大家被迫在同一套遊戲規則下去進行。

這兩天聽了很多考生、考生家長、考生與其同學的詢問,共通的是,大家都想要有好的落點。不同的是,恐怕有人想著出路,劈頭就問,「哪個系以後賺錢,不賺錢的我不要。」也有人問,「我只想上台大。政大嗎?不想上。」亦有人問,「我想讓我兒子留在台北,這樣的成績可以嗎?」對不起!真的很難。當然有人問,「是台大國企好還是台大財金好?」對不起,請看你興趣。

但讓我震撼的問題也是最多的是,「我可以念什麼。」

我昏了...,顯然,為數不少的人,念完了三年高中,在補習班貢獻了大把銀子。結果,問我,「我可以念什麼?」我真的不知道,我不是你爹娘,也不是你,如果「你」都不知道你可以念什麼,我想,恐怕你要回頭去想想你為何要念高中。或是,自出生以來,有沒有想過,「我想做什麼?」

其實這也不是他們的錯,有人會說,這是社會大環境的錯。社會大環境是誰組成的?是我們自己組成的,所以到頭來,還是我們的錯。

今天晚上看了「危險心靈」,今天是謝政傑把詹朝威老師很狠的撂倒的日子。他用大樓的監視錄影帶,證實了詹朝威老師有課後補習的違法行為。但是,詹老師的話才是最令我驚心動魄的(雖然壞歸壞~~但是說起話來還是有道理啊~~我太入戲了XD)。

今天你們打倒的是我,證實了我課後補習,但是我們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共犯結構的一份子。這個社會的檢驗標準是分數,家長要求分數,所以老師上課拼命教,放學後也拼命教。家長拜託我多給學生一點分數,也把孩子送過來。學校要求老師努力,所以老師也拼命教。

學測再怎麼變,還是以分數評鑑的標竿,所以老師要鍥而不捨的想盡辦法多給學生一點分數。而是誰用分數來斷言一切,是大家,是大家用這樣的標準,去判斷成功與否。

我完完全全的震驚了,話語固然驚人,但更驚人的是,我今天也是這共犯結構的一環。不僅是一環,還是推手。

我在補習班的落點分析,補習班主任說,「我們成績最後是回歸『社會的價值判斷』」。而我也不假思索,不斷的向蜂擁而至的家長、考生不斷的重複,「填志願到最後,如果要避免高分低救,你就用『社會的價值判斷』來看這個系的好壞」。

我能不能把這樣的社會烙印改變,我或許可以,但看起來是不行。因為,在這樣的循環中,家長是過來人。是他們把這樣的價值評鑑加諸在我們身上,醫生、律師賺得錢多,社會聲望高,好!

而我縱使對這社會的現象感到不平,但是很遺憾的,我也成為了荼毒社會價值的一份子。我不斷的重複「社會價值判斷」,而這樣的標籤,就一直被貼在上面,永遠也無法移除...

今天我們會看美國社會可以說是行行出狀元,可以看到百業縱使是藍領階級(喝~~這又是我的刻板印象),也可以享有與經理階層相近的薪水。但在台灣,或許直接的貴賤是由薪水而定。我也相信,美國會發展到今天,也必定經歷台灣今日的陣痛。

加油吧,時間會帶來一些變化,但也誠如甘地所言,We have become the change we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.

2 則留言:

Barry 提到...

所以我想
我面對這些孩子們
我的回應多半是

「先選你的興趣吧」
或許讓他們真正立基在「求知」去讀大學
這或許是我能為大環境進的棉薄之力吧

bubble4cat 提到...

你說的很對
當初也是因為想要脫離台灣大學生毫無目的的現象
才會出國
但是美國的社會真的好嗎?
我不會公然批評一個國家的好壞
我只能說
當你真正住在一個國家時
你會發現他們華麗的表面下的真面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