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7/21

那些天災教我的事

718水災的前一天,不到六點晨起,正走向浴室盥洗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,眼前出現氤氳的博物籠罩大地,萬物披上薄紗。只見東昇朝陽的光芒,從樹葉與枝幹的縫隙間,猶如數道筆直的箭,從中穿透出來。

登時間,我被眼前的景致所攫住,一動也不動的貪婪享受這寧靜中的和煦與安寧。當我從這股迷人的金光回神時, 只見地上的螞蟻大軍,匆匆行軍向遠處移動。

「暴風雨前的寧靜」,是人們常說的一句話,但是我總算是親身體會。到了下午,雨不停歇的下。入夜後也未見平息,只知是徹夜的風強雨急讓我難以成眠。


早上還沒六點,迷濛中被事務長搖醒,只說是要開始撤離停車場的車。台中新社中和街這個地方,三年前就有過淹水滅頂的歷史,後來為此縣政府還修建了提防,希望永絕後患。


幾天前跟師兄去外頭等垃圾車,還在說著外頭的溪水有個缺口沒有擋住,堤防到我們這可就斷了。我們這地勢低,搞不好就變成了洪水宣洩的管道。


一語成讖,一夜的雨勢,讓平靜的小溪成了洪水猛獸。六點一到已經穿好雨衣、穿上雨鞋,外頭的水勢已經漲到跟橋面一樣高了。停車場裡有十幾輛車,六七個人要分工開出來,絕對要與時間賽跑。半個小時過去,還有兩三台車,但水已經高過橋面,幾乎半個輪胎高了。


最終,在無法將車移出,只能儘量把車留在高處的情況下,我與另一位師兄在漫過橋面已達腰身的水勢中,緊緊相握,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掉入水中,一去不回。對自然的敬畏,是從這一刻開始。只有當自己的力量無法抵禦自然時,人類才知自己的渺小與無助。


眼看著時間過了一個小時,移完車輛後才發現自己寢室的東西還沒收拾。果不其然,回到寢室外,水已經來到大腿。心想著自己的東西應該也都泡水,但上天總是會眷顧好人。睡覺時總把東西收在睡起來不是很舒服的榻榻米上,但想不到不好睡的榻榻米卻變成了諾亞方舟。手機剛剛好都放在榻榻米上而浮了起來,放在床底下的鞋子,也因為浮力,留了一腳給我。

趕緊收拾行囊,把隔壁同寢師兄的家當也趕緊收拾,把行李箱頂在頭上,就這樣像南國水災中的民眾,趕緊通過水深及腰的淹水地帶。大傢伙匆匆的集合到高處的女生住宿區,匆忙清點人數確定沒有遺落人之後,近百人才享用僅存五十人份的早餐。

就正在享受片刻的寧靜之時,在門口守著的師兄喊道,「要淹進來了。」大傢伙匆忙的收拾行囊,又開始把一樓的寢具、坐墊、家電開始往上搬。滾滾洪水正以萬馬奔騰之姿,毫不留情的在後窮追不捨。這時也趕緊向消防隊報案,請求援助。

時間從六點過了三個小時來到九點,一樓已經淹到膝蓋,東西已經搬的差不多,但消防隊卻還沒來。一連串的自力救濟,直到五個小時後的十一點,水已經漸漸退去,但消防隊才姍姍來遲,穿著蛙人裝,駕著橡皮艇過來。

要幫我們撤離?太危險了,剛剛也是等了好久才敢過來。這時讓我想到電視裡的影集,報警後總是壞人收拾完,警察才會持槍守在外面。

中午用過便當,下午開始一連串的回復。走出門才發現,滿地的泥濘不堪,讓我們步步為營,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滑倒。走回廁所,發現後頭一個一頓多的水桶,已經由原本的高處位置移到一兩公尺遠的地上。幾個壯漢想要移動他,但卻穩如泰山。這時想到阿基米德說,「給我一個支點,還有一支槓桿,我就能舉起整個地球。」但實際操作時我們發現了兩件事情,一,支點要夠堅固;二,槓桿要夠長夠硬。

回到寢室,看到了剩下一雙裝滿泥沙的鞋子,應該是意外的收穫。進到廚房,才發現原本兩公尺高的冰櫃,已經東倒西歪的疊在一起。後頭的瓦斯桶,有些也因沒有街上接頭,而漂流他方。這時大家打趣的說,住在下游的應該可以撿到不少好東西。

看著厚達一公分的淤泥,大夥只能苦幹實幹的拿出鏟子,一剷一剷的把泥巴挖出來。花了四、五個小時,才把淤泥清除乾淨。

回頭看泡水的車子,裡頭還有隨著潮水沖進的泥鰍,但在水勢退去時找不到出口,做奄奄一息的掙扎。走到外頭一看,修築的堤防,好像積木般倒了下來。

我們總喊著人定勝天,從未經歷過如此嚴重天災的我,在這樣生死交關,與自然賽跑的競賽中,我們人類終究是輸了。其實,我們從來就沒有贏過,當我們企盼著物質文明能夠使我們發光發亮,將過去無法上天下海的事情實現,卻也造就自己的毀滅。

一場洪水,摧毀了人類物質文明,切斷了先進物質社會帶給現在人類的連結。我們就像從蠻荒時代重新用自己的雙手,重建我們的生活環境。當我身處在洪水中,心中只念著要踩好每一步,沒有一絲失足的機會。在這樣與天爭鬥的角力中,也許我躲過這一次,但,下一次呢?

螻蟻且知天災降臨前,必須先舉家逃難到安全地帶。而人們只是自恃著先進的水利設施、防洪設備,試圖躲在固若金湯的堡壘內,跟老天玩上這一著。等到發現苗頭不對、想要逃離時,卻發現已是坐困愁城,甚至與之俱焚。人們啊,若是不謙卑的向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,也許科技帶給我們一時的便利與操縱自然的權力快感。所謂太極生兩儀,在陰陽調和間,自有定數冥冥依著天律默默運行。

終究,你從自然取走多少,自然有一天也會連本帶利的要回來。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我是炯杰。看了你的描述,感覺實在太可怕了。這幾年颱風來襲時,以往不會淹水的地方也都開始淹水。真不知道是全球氣候的變化,還是我們對於大自然過度的破壞所導致。

總之,能夠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。^_^

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。希望你往後都能平平安安的。

kitty 提到...

Wow I love the way you describe things, it makes me feel that my Chinese writing still has a long way to go..that's why I'm leaving my message in English, ha ha 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