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10/01

Hotel Rwanda

盧安達飯店,故事講述的是在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期間,一家經營Mille Collines 飯店的Paul Rusesabagina透過他的手腕,試圖在國內內戰紛擾之際能夠求生。

1994 年四月六日,一架載著盧安達胡圖族(Hutu,佔該國人口的 85%) 總統哈比亞利馬納和q蒲隆地總統的座機,在盧安達首都 Kigali 上空被火箭擊落,兩位元首同時罹難。

四月七日,空難新聞在盧安達國內立即引發了胡圖族與圖西族 (Tutsi,佔該國人口的 14%) 兩族的互相猜疑,從而爆發了一場規模空前的武裝衝突和種族大屠殺,慘絕人寰的種族大屠殺由此開展。

此後三個月中,先後有一百萬人死於非命,其中 94% 為圖西族人。當一個國家陷入了瘋狂,世界村其他地區也閉眼姑息。Paul Rusesabagina敞開了溫暖的懷抱,他八面玲瓏地運用著一切手腕,盡心地呵護著飯店的顧客們。Paul Rusesabagina 是胡圖族人,而他的妻子塔莎娜卻是圖西族的。對他而言,在動蕩的時局中,保護他的圖西族的親戚與朋友成為了一生中面臨的最大使命與挑戰。

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失當,以及該事件與世界媒體的隔絕,使得 Paul Rusesabagina 夫婦和在飯店中避難的 1268 名當地居民在絕境中展現了存活的勇氣與決心。從劇中的人物脫口而出:「我們一定讓全世界都無地自容地去採取應有的行動。」

或許人們已經記得這個教訓,而試著去避免類似的屠殺再度發生。然而諷刺的是,在蘇丹、剛果等地視性命如草芥的殺戮卻一而再地發生。

身為一個外交系學生,或許許多朋友會問說,「你們是國際政治的專家,對這樣的狀況應該有獨到的看法,或是實質具體的作為幫助他們吧?」

哈~(冷笑)是嗎?唸了外交系就能拯救世界,HMM~~如果這樣的話或許我們也不需要唸書了。讓我告訴你,事情會怎麼樣呢?當人們看著電視報導,看到了當地慘無人道的大屠殺後,坐在餐桌前吃著晚餐的地球村公民們,或許會發出驚嘆,「喔!這真是太令人難過了,怎麼會有人做出這樣的暴行!」然後,繼續低頭吃他們的晚餐。

我們唸外交系的人呢(這是對我而言),或許多談論幾句,這是現實主義的國際政治,如果無關乎選票,就不會有國家願意去淌這淌渾水。That's All!

從前,我不懂宗教的意義,特別是不懂為什麼會因為宗教而打起戰爭,漸漸的隨著見多識廣,慢慢理解到宗教某種程度上是為了喚起人類中「善」的本性,我想我這邊指的是佛教吧...

前陣子,本篤教宗為了演說中的引用引發了軒然大波,激怒了廣大伊斯蘭社會。如果,宗教是為了勸人為善,或是為了建立起人類的互信。那麼,為何會抱持著自己的本位主義,無法包容他人的論述呢?而或許,這也是佛教的包容性,也是中國文化的多神信仰,使得中國從來不曾聽聞所謂「爭正統」的「宗教戰爭」。

因此,現在對我來說,宗教,或許傳達的是讓人們放下彼此的成見,得以共容共存於這個社會。

那外交可以幹嘛?國際會議可以幹嘛?模擬國際會議又可以幹嘛?當然我不能否認他仍然具有其正面積極意義,不過,除了唱高調,無謂的宣言,象徵性的儀式,究竟這些對實質上受苦受難的人有什麼積極的作為呢?我想,不能說沒有,但是很少。用英文來說叫做What a nonsense!用西班牙文來說叫做Qué va!

正如我這星期在一次演講中提到的,我們大家坐在電視機面前,轉開CNN或BBC,然後瞭解了各國的政治事件或是社會災難,然後我們就說我們還有國際觀,我們是世界的公民?那這樣我只能說,或許使「國際觀」或「地球村公民」的意義變的太膚淺了。我們只要看看電視,然後評論一下政治走向,COOL~有深度兼內涵。

是不是更積極面來說,我們能夠多做一些,用實質的力量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,正如同今天的NGO或INGO一樣。或許有人閱讀至此,認為我抱持著對學術或國際政治的貶抑。但事實上,不容否認的知識仍是需要,但是在此僅提出另一種不同的觀點,來看看積極面,我們是不是能Better this World!

3 則留言:

Sonya 提到...

今天在租屋附近到處逛逛,瞭解一下地理環境,結果竟然意外來到了Edison National Historic Site. 這裡就是一百多年前愛迪生的實驗室。
凝視著旁邊小紀念公園上的一個電燈泡,心中不由自主地充滿敬畏與感動,特別是他曾是一個被學校制度放棄過的人。

國際觀確實是需要的。但對大多數人而言它會先以絢爛與高傲的姿態出現。有福的人才能深一層體會真正的國際觀是謙卑與柔軟。而有福的人也才能進一步為別人造福。

bubble4cat 提到...

我這陣子正好在culture anthopology課看這部電影!!!!!
看完以後感觸也很深,
在看的時候假使我沒有戴隱形眼鏡我大概會大哭吧,
尤其是她們硬把小孩子從神父的懷中拉走那一幕
真的真的很難過
看完以後我們班有討論這部電影
我只有簡單的問一句話
"how can we help?"
我們躲在自己的舒服的生活環境太久了
老師說我們可以支持red cross international或者之類的團體
透過捐款還有讓更多人知道目前的情況來幫助他們
恩..你不介意我引用你這一篇吧?
你大概把我想要講的話都寫出來了

Sonya 提到...

十一月七日美國國會議員選舉。紐約有很多人很早就開始組織運作希望影響共和黨的席次,以削減布希的權力。紐約有太多人恨死布希了,他們稱布希為Idiot,認為布希侵略(invade)伊拉克是破壞世界和平的舉動。

"I object to violence because when it appears to do good, the good is only temporary; the evil it does is permanent." Gandh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