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11/30

某一天@醫院

迎面撲來的油墨味,斗大而聳動懾人的標題,耳邊隆隆而刺耳的鑽牆聲,不斷叫號的診間數字,不絕於途的看診人潮,醫院是這麼建構起來的。

如果說一碗排骨飯的芳香多汁,筍絲的脆口清爽代表著兩百公里外的質樸忠厚;那麼,台北譁眾取寵的光鮮招牌,似乎怎麼也掩不住難吃而不能下嚥的無味餐點。

在台北。我們吃東西部僅是看招牌是否夠炫目奪人,更要試著從其他的徵象來判斷,這家店是否真材實料到令人滿意。比如說,吃飯前先看PTT上的美食板板友推不推薦,排隊的人潮多不多,身邊的親友們是否曾吃過...等等。但到了大漢溪以南的地區,似乎這套準則不再那麼適用。招牌,只是吸引過路客或外地人的方式,在人聲雜沓、人來人往的台北,的確是個有效招睞顧客的招數。但是,在純樸小鎮中,商業化的手法並不適用;這裡的商業型態,是以打著口碑與口耳相傳,是用一種百年樹人的心情來做生意。店面的光鮮亮麗、窗明几淨、招牌奪目不是好吃美味的保證,而是每日吃飯時間一到,大排長龍的人潮正以強而有力的證據向大家宣示,「我們這間絕對是好吃的!」
似乎,金玉其外是現在商業化下必然的產物,自己的膚淺與怯懦,必須要以外在的方式來證明、吹捧自己所沒有的那份自信與內涵。就如同SSCI、EI、SCI這些評鑑大學的指標一般,是否因為缺乏民族自信心,而亟需透過別人來證明自己呢?台灣人,妳其實不差。

1 則留言:

Kent 提到...

我喜歡你的那張照片
好久不見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