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9/06

台北。漫遊

在歷經兩小時四十分的蜿蜒漫長等待,以及一小時五十分爭先恐後、渾身解數、無所不用其極的貼身肉搏之後,在空氣中帶著潮濕但不如溽暑悶熱的夜晚時分,離開歷史博物館。

如果說是米勒引起這樣的風潮,或許也可說是另一種精神文化的進展。人聲雜沓的街道,在深夜的安撫籠罩下,也將酣然入夢。城市的公共運輸系統安分的運作,公車的夜間獨行、捷運的刺耳警示音,似乎還掙扎著告訴大家這個城市還勉強撐著眼皮子,還未入睡。

從歷史博物館徐行至捷運中正紀念堂站,不過時多分鐘的光景。還在路上跟妹妹猜拳是要搭公車、還是捷運,輸了兩次的我,只好不情願的進入捷運站。拜科技之賜,一進入捷運站,只消抬頭一望LED告知開往新店車輛的時刻,比對當前時間,太好了!還有餘裕可以慢慢走下月台,按著指定的時間,從容踏上夜歸的旅程。

公車可就沒有這樣的閒適,懷著惴惴不安的心,忐忑的算計著每班車從總站發出的時間,在算計著從端點站折返到上車點的時間。就好比在賭場中豪賭一把,在有車與沒車中,用能否安然回家賭上一把。但,搭公車是能從招牌霓虹的閃爍不再,路上商家鐵門緊閉,感受到這個城市的作息。搭捷運只能從月台上的時間,得知現在是什麼時刻。這隻地底蛟龍,無從自人數多寡來分辨現在是白天或黑夜,亦無從自車上乘客的沈睡與否判斷。唯一可以告訴妳這是白天還是黑夜,可能只能從空氣中是否摻和了汗水不宜人的氣味來告訴妳,這個城市已經歷經了一日的疲憊,準備睡了。

晚安了台北,早安了明天。

「嗶嗶嗶嗶...」指揮交通的手沒停過,忙完東西向的車流,急忙讓南北向的在起跑線上準備衝刺的車輛,放行起跑。城市的一天,是這樣揭幕的。囫圇吞了早餐、喝了牛奶,準備好一夜儲備的精神氣力,開始發光發熱。穿過人行道,平常過馬路,可是走路的人最大,但這會兒誰也顧不了妳,車陣就在過馬路的人縫間,近身穿越。

一到捷運站入口,感覺到迎面而來的風越來越強烈,心中盤算著是否是要搭乘方向的列車,只好一股勁的,三步併做兩步,來到收票口,看著過去的車輛不是自己要搭的,才鬆了口氣,但又看到LED顯示要搭的車剩30秒後進站,另一場衝刺又旋即開始。踏進捷運,找到自己能夠安身的角落站定,到達目的站前的旅程,是讓自己喘口氣。張望著四周的乘客,有的帶著耳機沈醉在自己的小世界,有的看著香辣聳動的爽報,有的則是低頭閉目養神。其實,白天跟黑夜的捷運,是沒有分別的。到了目的地下車,他是目前台北捷運的交通樞紐,所有的轉換在此匯聚。只看所有離開車廂的人群,跟著魔似的向前奔去,即使在手扶梯的快速輸送下,人們仍不滿足的在上頭狂奔,試圖再為自己爭取多些時間籌碼。

準備下到板南線的月台,電扶梯已經停擺,原因是尖峰管制。在電扶梯的輸送下,會把一波又一波的人潮送進已經站滿人的月台,為了防患未然可能的意外,反而快速輸送的電扶梯,竟諷刺的要停止運作。眼前的景象是嚇人的,黑壓壓一片的人潮,幾千雙焦急的雙眼,盯著到站時刻顯示幕,期待下班車就能把自己從這泥淖中救走。列車來得很快,但是每班車只能讓排隊的人潮前進五六步,然後看著每列車廂滿到門口的人,甚至有擠進去後被推出來的人,用著欣喜與失望的眼神,看著列車離去。

排隊的人,是滿到對面候車閘門的。只看著捷運月燈箱廣告,「台北捷運在Nova及CoMET所有25個會員系統中,臺北捷運系統運轉可靠度蟬聯世界第一」。是吧,可靠的系統,讓我們沒有任何喘息的藉口,不會有路上塞車,不會公車拋錨,不會紅綠燈故障,我們的生活在這些可靠的專家系統的建構下,每個人也成為齒輪中的一環,精準的在每個齒槽間頃軋著。

這樣的人潮,在一列車的駛進,所有人彷若看到渾沌中的明燈,用欣喜的眼神巴望著他的到來。他是一列調度的空車,只見人們一擁而上,在頃刻間將列車塞滿,月台上仍留下數百雙沒落的眼神,駛去。列車是能裝下兩千兩百人的,這也說明著,方才黑壓壓的一片恐有兩千五百雙眼睛,盯著來了又去,去了又來的列車,卻帶不來一點兒希望。

目的地到了!我匆匆逃離列車,巴望著趕緊離開月台,衝刺離開收票閘門。不過,我闖關失敗了。感應的卡片偶會失靈,我焦急慌忙的拿出卡片,抵擋著後方不斷湧來,數十雙不耐煩的眼神,試圖趕緊逃出這令我難行的關口。轉個彎出到了地下街,還不到營業時刻的地下街,燈光灰暗,只有廣告電視傳出刺耳的叫聲,聲嘶力竭的證明他的存在。

提起腳步,向上攀爬,邁向久違的陽光、光明的出口。我,經歷了半個小時的地底戰鬥,完成了這趟,

台北。漫遊

1 則留言:

kitty 提到...

很巧的,我現在正在修urban economics,有學到mass transportation,等你見識到美國交通的無效率之後,才會謝天謝地有台北的捷運,我坐過紐約,倫敦,巴黎的地鐵,至今還是唯獨台北捷運能得我心.下課後還特地跑去和老師推薦,也拿了和平的悠遊卡給她看,告訴她"有機會一定要來坐坐看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