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/12/23

卻道天涼好個秋

少年不識愁滋味
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
為賦新詞強說愁

而今識盡愁滋味
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
卻道天涼好個秋

辛棄疾.醜奴兒



今天偶然湊巧回到母校校慶,看到了國中同學,也碰到了班導跟接下來幾屆的學弟。

在這個學校有趣的地方是,老師一教就是十幾二十年,學長學弟雖然差個十幾二十屆,但是一提到某個老師,大家就像穿越時光的長廊,又回到那理著平頭,在那秋蟬奮力鳴叫旁教室上課的情境。

老師教書至今也十二年了,頭髮日漸稀疏,不搭調的白髮也參差在蓬鬆的黑髮中。看著教過的學生人來人往,不知道是勾起那一個夏日,一群調皮搗蛋的孩子,正被老師叫到黑板前排排站準備享受教鞭的關愛。或是老師又必須忍著心中的掙扎,叫著突然調皮的小鬼頭來個蛙人操。

而今這些小鬼頭大學畢業的畢業,念大學的念大學,怎麼時間在沒有認真的去數饅頭下,就這樣過了。

有學弟問老師,「為什麼老師到我們這屆二年級後就不打人了?是不是發現我們連打都沒救了...」

老師面露一種糾結的情緒,好像是愧欠,又像是難為情。

「你們真的對打人這件事情這麼在意?但其實我也有一直思考這個問題。有些時候,打人是一種嚇阻、殺雞儆猴的手段,但是一直強壓也不是辦法。直到有一次你們的學長,在我要打他之前說了一句話,『老師你要打好,打在屁股最有肉的地方,這樣我媽才不會發現。』
這句話給我很大的反省,究竟打人該做到什麼程度,有些時候是為了打而打,因為前面都這樣做了,但是後面不比照辦理又無法取信於人...」

說實話,我也有挨過老師的棍子。但其實,還滿懷念的:P要在全班面前,拉下臉皮跟自尊,然後挨上棍子,這樣的滋味,還真是複雜跟難得。

但,我也沒想過,老師賞棍子,竟是有如此大的煎熬與反思。看著學弟聽著老師在講述過去的經驗,在不同時間階段應該可以有如何的走向,去豐富自己的人生,試著在大學交到個可以長相廝守的女朋友,在大學多參加社團活動,當志工來訓練自己統御與被領導的經驗,在職場上要怎樣身段柔軟才不會不得人和...

聽到這些對話,看著學弟專注又略帶疑惑的神情,我只是在一旁不發一語,點頭稱是。

這讓我想到五六年前的我,不也是這樣聽著老師相同的話語,但今天,我卻是自己親身切膚的體驗過這些種種,那些過去聽不懂而深藏在心中的話,今天都躍然紙上、活靈活現。但也許,更多的是血淋淋的教訓。

老師,一個教育的種子,就是不斷的對這些新生的孩子,去講述他的生命經歷,期待這些生命經歷會在恰當的時機會對孩子發生作用、過的更好。

這就如同菩薩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限量。而老師正也是做這樣的事,期待著一波波向前邁進的孩子,能夠在大風大浪中,穩穩的乘風破浪前進。而今識盡愁滋味的我,也想分享自己的生命歷程給學弟,期待能在提升自我的力量下,貢獻一己之力於社會。

儘管是卻道天涼好個秋,卻也能夠讓生命的光彩躍動在每張充滿希望的面容。

1 則留言:

bubble4cat 提到...

Barry大哥也有被老師打過噢?
很難想像呢,哈哈
當老師真的不容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