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9/29

結束●開始(一)

不見得開頭一定要來張照片,所以這次就隨興點好了。

如果沒有幫這年的從軍生涯寫下些甚麼的話,好像活生生的這年就空白了...或是毫無痕跡,雖然不管到哪的長官都說千萬不要寫下軍中的事情,以防止洩密。JESUS,國家安全的帽子這麼大?隨便扣都可以洩密?好吧如果我有一天不見了就是被國安局或是憲兵隊抓走去問話了吧:P所以看到這篇文章的軍方人員,請不要太激動,因為我可以隨便找出更多比這篇還機密的文章,而且還是在老共的網站上找到,所以你們就省點力氣吧,OK?

從十月二十的入伍,開始了軍官生活的開端。還記得那天帶著有點緊張的心情來到國光客運站,另一個同梯的是已經準備好了光可鑑人的三分頭,戴著一頂帽子出現。另一個地政系的老朋友是預士,我們就在客運站話別後,他啟程前往嘉義,我們則是往台中前進。

來到台中火車站前,烈日當空,帶著一點生澀,雖然台中因為之前開會不知道去過好幾遍了,但仍因為是[當兵]新手而不免相當緊張,在火車站旁的MOS BURGER用了午餐,再打個電話給家人,好像一個正常世界正分秒的流逝間逐漸離我遠去。

收拾好心情,離開餐廳,站外招睞客人的計程車一看我們就是要前往營區,連忙給我們報價,不過我們卻信步走向火車站,決定用最慢的方式慢慢接近那個所謂遠離自由的地方。搭著區間車,經過新烏日站,看著耀陽下嶄新且呼嘯而過的高鐵,我們正用一種最慢的步伐對照著高鐵分秒必爭的急促,彷彿時間對我們而言,已是身外長物。

在成功站下了車,站外的計程車司機已聚集簇擁而上,紛紛用不同的價錢表示著他們對我們的興趣,但當我們率性的擺手示意後,他們悻悻然的離去,但,我也不過是他們生命中的一小小段過客,甚至沒有留下過一點痕跡。因為客人,還會再來。

離開火車站按圖索驥,不知是驕陽的熱力使我們疲憊,總覺得沒有幾里路,卻讓我們吃足了苦頭。走向距離火車站最近的門,用不了一刻鐘的時間,但卻是在一句此門整修中,讓我們必須再兼程上路。已經記不清楚是走了多遠的路了,只猶記路上的指標、沿路的問路、沿途計程車難以置信的眼光,直到一輛車停下來向我們問路。

「請問營區是向這邊走嗎?」我們點頭示意,旺季對話的細節,但最後他們邀我倆一同坐車。對方的孩子也是預官,只是發現到了營門口的第一站,他就須揮別而去,而我們的報到地點卻還有千里之遙。如果不是這好心人的幫忙,也許到最後報到時間,我們仍在路上步履蹣跚的走著。

報到的等待是漫長的,等待時我的旁邊因為導引的安排,他已經沒跟我坐在一起。但旁邊坐的人,竟是一直陪我到專業受訓的好朋友。遞過證件,我跟他就分到不同的區域,準備開始各自的路程。其實當兵沒有那麼可怕,只是那種孤獨,是一種很多人在,但是你一個也不認識,你可以講話,但是卻得不到任何精神支持的煎熬過程。看著頭髮的掉落,一顆二十五塊,幾乎在三十秒之內搞定的理髮,就這樣正式揭開從軍的序幕。

編班、分床、寫資料、洗澡、睡覺,就這樣,很快的第一個晚上,在濕溽的熱氣中度過。

寫資料、出公差、寫資料、出公差,好像開始的幾天都是在這樣的迴圈過去的。其實晨曦很迷人,特別是穿過氤氳的霧氣,溜過枝葉間的間隙,那點點光影搖曳在紙上、臉上、地上,瞬間有種不知身是何處的感覺。過了幾天,開始有識途老馬的感覺,在晚上仍然公差不斷時,我跟老爹偷閒投投飲料,竟成為一個莫大的樂趣與冒險。

就這樣,一直到了懇親,一種情緒湧了上來。

-----------
其實有興趣知道當兵細節的,可以看這本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412892
當兵原來是這樣

不過我很懷疑這樣算洩密嗎XD

6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你這樣寫完要多久阿~"~? Gind

Barry 提到...

我也想知道...:P 不過可能隨著這一年的時間,慢慢回顧前一年的同一時光吧

joseph 提到...

我簡短地把一年寫成了五篇,看看你怎麼消化這三佰多個日子囉

poy 提到...

看樣子還要一陣子才會到332...

Barry 提到...

哈哈可不是嘛!不過去年的今天可是我入伍的日子呢...

匿名 提到...

我也正經歷你曾經歷的XD
只是我是你瞧不起的替代役爽兵 哭哭

Regards,
洪森